首页 > 媒体采访

媒体采访Interview

在东京银座三小时解决后“股”之忧

——访岩垂纯一诊疗所所长岩垂纯一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我们中国常说,“十男九痔”或“十女十痔”,可见有难言之隐的人不在少数。但由于患病部位特殊,很多人都选择了默默忍受。然而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医疗环境优越、医疗技术卓越的日本,就有这样一家能够实现手术当天即可回家(Day Surgery)的诊疗所——岩垂纯一诊疗所。该诊疗所位于东京最为繁华高调的银座街,在和风茶果名店“风月堂”的楼上,诊所所长岩垂纯一有着40年的肛门疾病治疗经验,曾连续10年出演日本NHK电视台的《今日健康》节目,著有《痔疮疾病的最新预防和治疗》等近10本医疗书籍。
我们知道,在一般情况下,痔疮手术前要进行下半身麻醉,术后会有头晕头痛、排泄困难、行动不便等后遗症,所以最短也需要住院2到3天,然而在岩垂纯一诊疗所,术前有专业的麻醉医生进行局部麻醉,患者术后即可下床回家,手术前后只需要3个小时。2015年4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走进了这家犹如高级画廊般的诊疗所,对专业解决后“股”之忧的名医岩垂纯一进行了专访。在此之前,岩垂所长已经多次接受过《日本经济新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以及各大周刊的采访。他说:“你们还是第一家采访我的华人媒体呢。”

没有疼痛不用难为情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痔疮,是一种慢性疾病,因为患病部位特殊,很多痔疮患者都是羞于人言,自然也不肯到医院就诊。但是岩垂纯一诊疗所却是“门庭若市”,还有很多日本东北地区和九州地区的患者专门乘坐新干线和飞机前来就诊。您这里向患者提供的医疗方案和别的医院有什么不同之处吗?为什么会如此人气呢?

岩垂纯一:作为肛门疾病的专业医生,我已经有40年的经验了。从古至今,日本治疗肛门疾病的诊疗所都是私人开设的,诊疗技术也是父传子、子传孙,属于独家秘诀。在日本的医科大学里,也没有肛门疾病的专业课程。直到隈越幸男医生引进英国的医疗技术,创设了全日本第一个大肠肛门医疗中心后,日本肛门疾病狭隘、局限的医疗状况才被打破。
我在隈越幸男医生创设的大肠肛门医疗中心工作了30多年,还就任了该中心的主任,每天接待患者150到200人左右,在此期间还连续10年出演日本NHK的《今日健康》节目,为大家介绍痔疮相关的预防方法和治疗方案。
由于平均每天要接待150到200名的患者,跟每名患者接触的时间只有1分钟左右,说明时间明显不够,再这样下去手术台就变成了工厂的流水线一样。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通过积极努力,我在9年前以自己的名字,开设了这家岩垂纯一诊疗所。
痔疮,的确是令人感到嫌恶又羞耻的疾病。通过这30年的治疗经验,我了解到,痔疮患者里女性要多余男性,怀孕生子更是令女性容易患上痔疮。然而由于长期以来,痔疮手术就意味着屈辱和痛苦,因此很多女性患者只有咬牙忍耐着,但是我这里的手术方法进步、安全,能够让患者在没有痛苦也不感到羞耻的情况下完成治疗过程,同时又不被人知道。
在开设诊疗所时,我充分地考虑到了患者的心情和需求,没有像普通诊疗所那样,把墙壁刷成白色或粉色,而是选用了褐色的墙纸,使用了间接照明装置,地点也定在了银座这样一个高端的场所,从外观来看,也一点没有痔疮诊疗所的痕迹,而且这里是预约制,将患者们的来院时间都错开,让患者一来就可以进入诊疗室,不用在大厅里等待,也不必担心碰到熟人。
最近这里来了一位90多岁的女性患者,她告诉我说,自己已经忍耐了很多年,一直怕被人知道,现在希望能以干净的身体去天国,所以就来这里了。
一说到肛门触诊,大家都会担心是不是要将整个下半身都裸露在外,在我这里不需要这样,只露出很少的一部位就可以,而且会在手套上涂抹润滑剂,尽可能地不让患者感觉到疼痛和不适。在进入手术室前,我会跟患者一对一地充分说明病情,普通医院里再耐心的医生,也顶多是画一张图来说明患部,但这里会用内视镜录下治疗前和治疗后的对比录像,让患者清楚地看到痛苦之源,以及痛苦之源的消失。

三小时解决多年烦恼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我了解到,岩垂纯一诊疗所还实现了术后当天即可回家的痔疮治疗法,能够不知不觉地为患者解决难言之隐。对于痔疮患者,尤其是女性患者来说,这真是令人窃喜的。可以对家人说是去银座购物,但实际是来这里接受手术。您能具体介绍一下手术的流程吗?

岩垂纯一:手术,是根治痔疮的最有效方法,但普通医院在做手术时,会对患者进行腰椎麻醉,让患者的整个下半身都没有知觉,其结果就是术后患者不能正常行走,也不能正常排泄,从病床起来时还会头疼,最短也要住院2到3天。
我这里专门雇佣了有着丰富经验的麻醉医生,整个手术过程麻醉医生都会在场陪同,确保患者的百分百安全,不必担心有副作用和后遗症。我这里将手术安排在周五进行,患者来到后先是换衣服,然后通过打点滴的方式麻醉,当患者进入睡眠后手术开始,待患者起来后手术已经结束,从患者进门到手术结束一共就三个小时,在这三个小时里患者不会感到难为情,也不会有身体上的不适。

提供最好的医疗不分国界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伴随着国力的增强,中国人越来越关爱自己的健康,医疗观光也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流行趋势。中国有句话叫“十人九痔”,岩垂纯一诊疗所能够接待中国患者吗?手术大约需要几天时间?

岩垂纯一:肛门手术本身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手术,我这里一般是周五给患者做手术,术后让患者回家休息,周六早晨9点来接受一次伤口检查,检查结果没问题的话,周六就可以淋浴了。
我这里有不少来自北海道和九州地区的患者,他们到东京所需要的时间,和中国的上海、北京差不多。他们一般都是周五来做手术,术后在酒店住一晚,周六早晨来检查伤口,周日休息一天,周一再来检查一遍伤口,周二就可以正常上班了。致力缝合伤口使用的是能够溶解于体内的缝合线,缝合线溶解大约需要1周到10天左右,因此需要在手术后,每隔一周来复诊一次,两次复诊后就变成每隔两周来一次,此后复诊的间隔会越来越长。
手术本身只需要3个小时就能够完成,非常地快捷、安全,但肛门毕竟是大便的出口,大便内又含有细菌,容易感染、化脓,因此术后的管理很关键。如果中国的患者能够在日本滞留2周左右,就可以来这里接受手术,在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下午就可以去其他地方观光,大约玩个一周后再回来接受一次伤口检查,没问题的话就又可以再玩上一周,最后上飞机前再来检查一次,就可以安心回国了。
当然,由于我不会汉语,所以患者需要在翻译的陪同下来接受检查和治疗。患者第一次来接受检查和录像说明所需的费用是1万日元,第二次来大约是3000日元,手术费用因病情而异,最低是30万日元,最高是50万日元。我也希望能够为更多的患者解决后“股”之忧,对于医生来说,解决烦恼、提供最好的医疗是不分国界的。

日本的特长是先模仿再突破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和中国以及其他欧美国家相比,日本在痔疮治疗领域有什么特色和优越性?

岩垂纯一:在历史上,中国是日本医学的老师,日本从中国学习到了很多医学理论和技术,汉方医学如今也是日本医学的重要体系之一。
明代的中国著名外科学家陈实功的著作《外科正宗》里,就有关于肛门疾病的记述,在此之前,肛门疾病被当做内科疾病治疗,而陈实功是第一个对其实施了外科治疗法的人。日本最早学习的就是陈实功的治疗手法。到了江户时代,有荷兰的医生来到长崎县的出岛,将荷兰医学带入了日本,从1800年开始,日本便出现了将荷兰医学和汉方医学相结合的治疗方法。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开始努力学习德国的医学,这种热潮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二战结束后,英国和美国的医学又成为日本学习的主要对象。追溯历史,还是中国的医学为日本的医学、为日本的肛门疾病治疗奠定了基础。
在今天,中国的肛门疾病治疗也有很多值得日本学习、借鉴的。比如2005年,日本就从中国进口了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的名医史兆岐研究发明的注射疗法——“消痔灵”,并实现了产品化。
日本人的特长之一,就是善于模仿,先模仿,再突破,并力争做到最好。痔疮领域也是一样,日本将东洋和西洋的治疗技术融合,并且发挥日本人的特长,让治疗过程的方法更加安全化、快速化、细致化、体贴化。

采访后记:在采访结束后,依照惯例,岩垂纯一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签字,写下了“诚心诚意”这四个字。因为“诚心诚意”,所以精益求精,所以能为患者提供最为安心、舒心的环境,和有史以来最为便捷、体贴的治疗。

ページトップへ戻る
Copyright(C)IWADARE JUNICHI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